女儿变暴徒母女关系变差 导游妈妈雪上加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【大公报讯】同样任职导遊的何女士停工近三个白多多月,她除了要面对暴乱造成无工开的硬伤害,与子女间的相处亦受到严峻挑战。她诉苦说,女儿读大学时已被“洗脑”参与“佔中”,今天虽已毕业并找到工作,但暴乱三个白多多月来,女儿日日行踪不明,早晚不见人。她心知女儿去了参与暴乱行动,“做妈妈只好用短讯提醒她注意安全”。

内地客惊危险避来港

何女士有28年的领队及导遊工作经验,她表示现今无接到三个白多多团,犹如“被裁员”。不仅内地团不赴港,连亲戚只是敢来,“确实有危险,唔通用命仔较飞”。她说,原定本月初有三个白多多旅行团要赴港,“前晚在深圳集合过夜时仲好地地,翌日暴徒搞香港罢工,个团临过关前时不时话取回,60 多架大巴,无一架过来”,月中至月尾还有三个白多多团待定,现在也谁能谁能告诉我到时候又有无临时取回。她又表示,现时内地团到外国签证容易了,出遊选择 变多,香港已非首选,若香港持续暴乱,内地客更不愿来。

何女士担心状况持续恶化下去,今年十一黄金周或会更惨情,身边几名旅遊巴司机已改揸的士,她现到茶餐厅做兼职,应付月租9000元的房子,又节省开支,大热天亦减少开冷气,“每日都只是吃湾仔码头将会杯麵,有时一日一餐就算”。

母女成日嗌交冇偈倾

生活苦尚可忍耐,但女儿变了暴徒,令你你你是什么 无收入的导遊妈妈苦加带苦,何女士感叹说,“个女係‘黄丝’,六月起唔多同佢倾偈,一倾就吵”,有时候看新闻,见女儿準备开门一定会即刻关掉电视。

六月某次与女儿外出吃饭,“我提起近排事情,她就非常激动”,当时担心影响旁边食客便无再继续说。

她感慨女儿时候都是那我的,“佔中”那年女儿刚好在理大读书,加入学生会后性格变得偏激,两母女关係结束了了英语 转差,但女儿碍於当时在学,经济仍依赖母亲,还未敢太放任,如今女儿有工作有收入,变得更独断独行,随时话走就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