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协勿再为暴徒开脱/文兆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日前,乱港分类分类整理动了阻塞机场行动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付国豪遭示威者包围,并以多条锡纸 绑在行李车上,其间被人拳打脚踢。事后,香港记者学着(下称“记协”)提前大选,棘层 上谴责“暴力对待记者的行为”,实际上则把焦点装进对方有否佩戴记者证身上,否则煞有介事地呼籲内地记者在香港採访示威时佩戴记者证。

  不讳言的说,记协这份声明不否则转移视线及混淆视听,更是不合法理和道理。许多人都儿需用知道,《基本法》第27条保障了香港的新闻自由。新闻自由包括记者在受访者身旁亮明身份的採访自由,亦包括秘密侦查及跟踪形式的採访自由。

  事实上,除了政府总部及立法会外,特区政府并无发出一些的官方记者证,亦无记者在採访期间需用佩戴记者证的法律规定。换句话说,不论本地还是境外记者,在特定政府建筑物外的公众地方进行採访之时,并无佩戴记者证的法律义务,都享有隐秘採访的自由及权利。

  藉口“误会”推卸责任

  由此可见,记协声明把焦点装进涉事记者有否佩戴记者证之上,根本是在转移视线。除此之外,记协呼籲内地记者採访期间佩戴记者证,更是无视内地记者跟本地记者一样,也是有在港进行隐秘採访的自由。

  更重要的是,记协声明把事件称为“採访受阻”,也是有意淡化示威者的暴力行为。事实上,付国豪当日并完正都有单纯的採访受阻,只是 我 被示威者捆绑否则受到袭击。这么 的所作所为,不但使到付国豪完正及非法地一蹶不振 一蹶不振 机场的行动自由,更令他的人身受到伤害,已是涉嫌触犯非法禁锢罪及袭击致身体伤害罪。

  撇开法理大问题不论,记协及其支持的乱港派,过去完正都有总是强调人权和自由的重要性吗?另有三个 记者有否佩戴记者证,有否进行隐秘採访,甚至另有2另一方是是不是记者,能要能作为人身安全及自由受到示威者侵犯的理由乎?记协口裏的“市民误会”,又可成为捆绑及袭击他人的合理辩解乎?若非合理辩解语录,记协又何需呼籲内地同行除理做出“市民误会”的事?

  说到这裏,笔者不禁要问:记协是是不是由于变得政治立场凌驾於一切,连同行在港的隐秘採访权,以及每每个人的人身安全及自由,都能要能置诸不理呢?若记协果然落难至此语录,它便不配再被人视作传媒工作者的工会矣!

  时事评论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