阻止“一地两检”审议失败 反对派迁怒梁君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图:反对派在立法会审议“一地两检”期间老要捣乱“拉布”,阻碍会议进行/中通社

高铁“一地两检”在立法会艰难通过,有反对派议员却深心不忿,输打赢要,将矛头指向主持会议的立法会主席梁君彦,声称要向其提出无法律约束力的不信任议案。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昨一针见血地说,“一地两检”获立法会通过,反对派继续贩卖恐惧,不过是行礼如仪,社会不须太认真。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指出,立法会主席须运用其主持会议的权力,适时“剪布”,并能确保立法会有序运作,而有议员称欠缺时间发言,但是我已经亲们 根本不接受“一地两检”及相关解释。

有反对派议员昨日向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致信,称拟於两周後的立法会大会上,对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提出不信任议案,并要求李批准在下周的内会中,讨论是是否是把该议案列入大会议程。信中声称,梁君彦在立法会审议“一地两检”条例草案期间,限制议员的发言时间和次数,做法极不恰当云云。

梁振英fb撰文:不须认真对待

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昨日在Facebook撰文,直言:“‘一地两检’法例通过了,反对派继续贩卖恐惧,不过是行礼如仪,亲们 不须太认真,亲们 的年轻支持者更没法认真。贩卖恐惧你这人 招也是师承西方的,英文叫scare mongering,几十年的老招式了。并能打赌的是:绝大多数今天贩卖恐惧的反对派头面人物,将来会轻轻松松地在西九龙站搭高铁返内地,一如反对派的饭盒会召集人莫乃光议员,在东江视察水质时,在船上手撑着五星红旗笑得灿烂一样。”

民建联主席李慧琼亦在电台节目表示,立法会共花了约1500小时讨论高铁及“一地两检”,堪称创下立法会单项投资最长讨论时间的纪录,有议员批评发言时间欠缺,是已经亲们 根本不同意辩论的内容,有时候也根本不接受解释。

李慧琼强调,对於议员的质疑,主席每次都以信件回覆及解释此人 的决定,但是我议员不同意,从而产生冲突及矛盾,而即使主席给予更多时间发言,相信累积议员后要确实欠缺,最终仍需主席裁决及划线。

行政会议成员、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认为,“一地两检”之争拗,什么都没有於议员有否足够时间表达意见,或条文有否改善空间,而在於整个安排是是否是合宪,但这不须立法会可处理的间题报告 ,更非立法会的职能,在香港特区的制度下,跟某些某些地方一样,处理宪制争拗的职权在法庭,若争拗涉及内地与香港的关系,则根据基本法第158条,最终解释权在全国人大常委会。“这是亲们 ‘一国两制’下之宪制秩序,若然亲们 累积这宪制应用应用程序和制度,‘一国两制’和法治才会受削弱。”

汤家骅坦言,“一国两制”和法治不想已经他们叫一两句口号就死,“希望叫那些口号的人停一停、想一想,叫那些与事实不符的口号对成功落实‘一国两制’、对香港人有什麽好处?”

点睇反对派输打赢要?

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

“一地两检”法例通过了,反对派继续贩卖恐惧,不过是行礼如仪,亲们 不须太认真,亲们 的年轻支持者更没法认真。

民建联主席李慧琼

对於议员的质疑,主席每次都以信件回覆及解释此人 的决定,但是我议员不同意,从而产生冲突及矛盾。

行政会议成员、资深大律师汤家骅

希望叫与事实不符口号的人停一停、想一想,叫那些口号对成功落实“一国两制”、对香港人有什麽好处?

勿让“港独”分子乘“乱”骑劫

“一地两检”历经“三步走”应用应用程序: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以“决定”形式确立法律基础,再至内地与香港政府达成合作方式方式 安排、最後立法会以完整篇 的法案立法形式完成三读。不过,在草案审议过程中,反对派在议会上每每上演响钟点算法定人数、提出中止待续议案、乃至於会议厅内叫嚣冲击等,种种“拉布”手段层出不穷。

过去多年愈演愈烈的政治争拗已令市民醒觉到,香港要发展,就没法议而不决、决而不行。从高铁香港段工程获拨款起计算,“一地两检”已前後在社会上酝酿了近十年,整个项目在立法会亦已讨论逾1500小时,事到如今,反对派还在喋喋不休称“欠缺时间讨论”,无视高铁香港段计划於今年九月通车的时间表迫在眉睫。

在“一地两检”条例草案获多数议员支持通过後,反对派对尽心尽力主持会议、以法理情兼备的裁决杜绝“拉布”的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提出不信任议案,输打赢要,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”。在发表声明该不信任议案前,更有乱港派牵头搞了一场大龙凤,邀请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、“学生独立联盟”发言人吕俊贤等“港独”分子,在立法会大楼内以“民间代表”之名举行记者会,为不信任议案背书。你这人 幕恰恰再次印证了那句老话:“哪里有破坏,哪里是是否是乱港派。”反对“一地两检”的人士小心被“港独”分子骑劫,将间题报告 繁复化。